中经


打印本页
《中经》所论述的是制人心法。道藏本题解:“谓由中以经外,发于心,本以弥缝于物者也,故曰中经。”战国时的谋辩之士通过内心活动,阐发出应对外界事物的谋略,用以调解人事,对付敌手、弥补不足。这实际上是纵横家处世决事的心法。“制人而不被人所制”,这是本篇的思想主旨,并列举了七种制人秘诀,指出在与人交往中如何考察对方、利用对方和控制对方的方法。现在看来,这些道理略显短浅,有其不足之处,但从“制人者握权,制于人者失命”这一句警语看来,震撼人心,反映了政治斗争的尔虞我诈,冷峻无情。
《中经》,谓振穷趋急,施之能言厚德之人。救拘执,穷者不忘恩也。能言者,俦善博惠。施德者,依道。而救拘执者,养使小人。盖士当世异时,或当因免阗坑,或当伐害能言,或当破德为雄,或当抑拘成罪,或当戚戚自善,或当败败自立。 故道贵制人,不贵制于人也。制人者握权,制于人者失命。是以见形为容,象体为貌,闻声和音,解仇斗郄,缀去,却语,摄心,守义。

《中经》所论述的是,在对方穷困时施以援助的人,大多能言善辩、道德高尚。拯救那些被拘捕而身陷囹圄的人,那些人就不会忘记恩情。能言善辩的人,乐善好施,广行恩惠。广行恩惠的人,应该依道而行。救助处于困境、地位低贱的人,可以使他们听从自己使唤。有才能的人在世道动乱时,或者幸免于兵患,或者能言善辩,但终究被小人谗言所害。或者冲破道德约束称雄一方,或者犯罪而被拘禁起来,或者心怀忧伤只能独善其身,或者在困境之中始终保持自立。 所以,那些能言厚德的人控制对方,而不被人控制;控制对方的人掌握权势,被控制的人稍不留心,就会失去性命。因此,由中经之道产生的制人方法是:见形为容,象体为貌,闻声和音,解仇斗郄,缀去,却语,摄心,守义。《本经》部分讲的是各种道术,它的权变要点都记于《持枢》《中经》两部分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见形为容,象体为貌者,谓爻为之生也。可以影响形容象貌而得之也。有守之人,目不视非,耳不听邪,言必《诗》《书》,行不僻淫,以道为形,以德为容,貌庄色温,不可象貌而得也。如是隐情塞郄而去之。

“见形为容,象体为貌”这一方法是,那些狡猾伪诈的人,可以从他们的身影声音以及形体容貌来辨识。那些有品德的君子,他们眼里不看违背礼节的事,耳朵不听邪恶的声音,说话必定引用《诗经》和《尚书》里的句子,从不为非作歹,用道德作为行事的标准,容貌端庄神色温和,对这些人是不可以通过外表来辨识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就要隐藏实情,悄然离去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闻声和音,谓声气不同,则恩爱不接。故商、角不二合,徵、羽不相配,能为四声主,其唯宫乎。故音不和则不悲,不是以声散、伤、丑、害者,言必逆于耳也。虽有美行、盛誉,不可比目、合翼相须也。此乃气不合,音不调者也。

“闻声和音”这一方法,说的是如果人们意气不投,双方就不能沟通感情。所以商和角两种声音不和,徽和羽不般配。能主导商、角、徽、羽四种声音的,就只有宫了,所以声音不和就不能感染听众,声音若是散乱、伤人、丑恶、有危害,那么声调听起来一定逆耳。就算这些行为良好和声名盛大,也不能像比目鱼和比翼鸟那样亲密无间,这是意气不投、音律不和的缘故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解仇斗郄,谓解羸微之仇;斗郄者,斗强也。强郄既斗,称胜者高其功,盛其势。弱者哀其负,伤其卑,污其名,耻其宗。故胜者闻其功势,苟进而不知退;弱者闻哀其负,见其伤,则强大力倍,死为是也。郄无极大,御无强大,则皆可胁而并。

“解仇斗郄”的方法是消除那些微不足道的仇隙,使强者相互争斗;“斗郄”就是使强者相互争斗。强者已经相互争斗,就要称颂胜利的一方,拔高胜者的功劳,盛赞他的气势。对于弱者,就要为他的失败哀伤,为他的力量卑微,名声受损,祖宗受辱而表示痛心。所以,胜利的一方就会宣扬自己的功劳和气势,一味进取不知退让。弱者听说对方哀怜他的失败,看见他的伤痛,就会加倍增强自己的势力,和对方殊死搏斗。这样,强者的力量不会过于强大,防御也不强大,那就“我”就可以从中取利,胁迫双方,将其吞并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缀去者,谓缀己之系言,使有余思也。故接贞信者,称其行,厉其志,言可为可复,会之期喜。以他人之庶,引验以结往,明款款而去之。却语者,察伺短也。故言多必有数短之处,识其短验之。动以忌讳,示以时禁。其人因以怀惧,然后结信,以安其心,收语盖藏而却之。无见己之所不能于多方之人。

“缀去”的方法是,对那些离去的人,用套近乎的言语联络,使他们不忘自己,旧情仍存。对于忠贞信义的人,要称颂他们的行为,鼓励他们再接再厉,说他们将来可以大有作为,也可以回来和自己共事,对方领会意思必然满怀期望和喜悦。要借鉴他人的经验,检验自己的经历,表达依依不舍的心意,和要走的人联络感情。那么,此人虽已离去,必定把“我”的情谊铭记于心。 “却语”的方法是,伺机观察对方的短处。所以,人话多了必然会有过失,要议论他的失误并加以验证。要用那些触犯禁令的言谈来吓唬他,使他畏惧。然后,真诚地安抚他恐惧的心向他表明自己没有恶意,让他安心,收起话语为其保密并离开。还要叮嘱他不要再把这些过失暴露给有见识的人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摄心者,谓逢好学伎术者,则为之称远。方验之,惊以奇怪,人系其心于诚己。效之于人,验去,乱其前,吾归诚于己。遭淫色酒者,为之术;音乐动之,以为必死,生日少之忧。喜以自所不见之事,终可以观漫澜之命,使有后会。

“摄心”的方法是,见到好学而技艺高超的人,就四处宣扬他的名声;他的才能一旦得到证明,就真心惊叹他的名声,这样对方就会在心里和自己拉近关系。把他的成就显示给众人,用过去的经验证明他的成就,并表示自己真心为他高兴。碰到贪酒好色的人,要想办法打动他,用音乐感动他,说明沉湎酒色必然会加速灭亡,表达人生苦短的忧愁。这样他会因为学到了技艺和音乐而欢喜,同时也因戒绝酒色而延长生命,最终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,并相约后会有期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守义者,谓守以人义,探心在内以合也。探心深得其主也。从外制内,事有系由而随之。故小人比人则左道,而用之至能败家夺国。非贤智,不能守家以义,不能守国以道。圣人所贵道微妙者,诚以其可以转危为安,救亡使存也。

“守义”的方法是,与人交往要坚守仁义,并且用仁义来打动对方的内心,使其心意相通。既然是探知对方内心,就应该明白对方的心意所在。通过仁义之道,从外在到内里控制他的内心,由此就能无往而不胜,使其跟随。所以,小人和对方勾结,用旁门左道就会败坏国家,夺取政权。不是贤明智慧的人,不可能用道义来保家卫国。圣人崇尚道义的精微玄妙,确实是因为“道”可以转危为安,救亡图存。

〖查看详细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