忤合


打印本页
忤,抵触、背逆。合,顺应、符合。忤合就是以反求合的意思,指欲达目的,实现愿望,必曲折求之,或以此求彼,或欲取先予。这里指以忤求合,先忤后合。忤合的实质是指在游说的过程中,准确判定形势,灵活决定立场,知道联合谁、反对谁,做到知己知彼,进退自如,牢牢掌握主动权。陶弘景注:“大道既隐,正道不得,坦然而行,故将合于此,必忤于彼,令其不疑,然后可行其意,即伊、吕之去就是也。”
世事纷杂,万物皆在不断变化发展,正所谓“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”。一般来说,使用计谋难以两全,合于此则离于彼,反之亦然。如何才能做到万全之策呢?这便需要运用忤合之术了。运用此术的前提是要对自身的特长和缺点有充分了解,才能施之于人,用于不如己者,方能做到纵横开阖,进退自如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把握事物的变化,主观能动性十分重要,只有巧用智谋,才可以改变事物的发展方向,取得正面难以达到的效果。
俗话说: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。然而,社会生活纷繁无序,利益关系错综复杂,要在千头万绪中作出正确判断,选择明主而仕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鬼谷子认为,谋略之士应根据形势变化作出相应决策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实事求是灵活应变。《忤合》篇曰反复相求,因事为制,就是根据事态的发展,通过正反比较决定取舍,找到合适的位置。明白了这一点,就能作出有利

〖查看详细〗

凡趋合倍反,计有适合。化转环属,各有形势。反覆相求,因事为制。是以圣人居天地之间,立身、御世、施教、扬声、明名也,必因事物之会,观天时之宜,国之所多所少,以此先知之,与之转化。

事物之间的关系有正有反,有顺有逆,制定谋略时要根据情况,使之符合事理。事物间运转如环,各有形势,要反复探求,根据具体情况制定措施。所以,圣人生活于天地之间,存身治世,施行教化,宣扬名声,必须因循事物发展的机遇,天时的变化和趋势,以及国家的有余和不足。圣人依据忤合之术,预知事情的发展方向,根据形势变化以作相应调整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。圣人常为,无不为;所听无不听。成于事而合于计谋,与之为主。合于彼而离于此,计谋不两忠,必有反忤。反于是,忤于彼;忤于此,反于彼。其术也,用之于天下,必量天下而与之;用之于国,必量国而与之;用之于家,必量家而与之;用之于身,必量身材能气势而与之。大小进退,其用一也。必先谋虑计定,而后行之以飞箝之术。

世上没有永远的尊贵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法则。圣人常做的是无所不能做,常听的是无所不能听。要想事情成功,就要使计谋切合实际,处于主动的地位。一般来说,施行计谋难以同时兼顾,不能同时忠于敌对双方,必定会有相合、相离的情况出现。与此相合,必定与彼相离;与彼相离,必定与此相合。忤合术运用于天下,必须根据天下的具体情况,确定施行的谋略;运用于治理诸侯国,必须根据诸侯国的情况,确定施行的策略;运用于管理卿大夫之家,必须根据卿大夫之家的情况,确定具体的方法;运用于自身的人际交往,必须根据个人才能、气质和秉性,确定施行的方法。无论用之于家国还是个人,虽有大小之别,但进退的原则都是一致的。施行忤合术,必先设定切实的计谋,然后附之以“飞箝”之术,以弥补缝隙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古之善背向者,乃协四海,包诸侯,忤合之地而化转之,然后求合。故伊尹五就汤,五就桀,而不能有所明,然后合于汤;吕尚三就文王,三入殷,而不能有所明,然后合于文王。此知天命之箝,故归之不疑也。

古代深谙背向之理的人,可以协同四海,掌控诸侯,驱之于忤合之地,因循形势而设法化转,然后使之改变方向,与贤君明主相契合。因此,伊尹五次投靠商汤,五次投靠夏桀,不能昭明其志,最终受用于汤;姜尚三次投奔文王,三次投奔殷商,不能昭明其志,最终知遇于文王。他们运用“忤合”认清了天命所在,所以归附明主而不再怀疑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非至圣人达奥,不能御世;非劳心苦思,不能原事;不悉心见情,不能成名;材质不惠,不能用兵;忠实无实,不能知人。故忤合之道,己必自度材能知睿,量长短远近孰不知。乃可以进,乃可以退,乃可以纵,乃可以横。

所以,如果不能达到圣人那样洞悉深奥道理的境界,就不能治理天下;不费心竭思,就不能推本溯源,弄清事情的根本。不悉心探究自己的才情,就不能宣扬声名。才识和素养不够,就不能带兵打仗,运筹帷幄。待人不够真诚,就不能认知他人。所以,运用“忤合”的方法,必须全面考察自己的才能和智慧,了解自身的优势和不足,确定对方不如自己才可实施。全面掌握情况才能做到纵横捭阖,进退自如。

〖查看详细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