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。圣人常为,无不为;所听无不听。成于事而合于计谋,与之为主。合于彼而离于此,计谋不两忠,必有反忤。反于是,忤于彼;忤于此,反于彼。其术也,用之于天下,必量天下而与之;用之于国,必量国而与之;用之于家,必量家而与之;用之于身,必量身材能气势而与之。大小进退,其用一也。必先谋虑计定,而后行之以飞箝之术。

【原文】
 
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①。圣人常为,无不为;所听②无不听。成于事而合于计谋,与之为主③。合于彼而离于此,计谋不两忠,必有反忤④。反于是,忤于彼;忤于此,反于彼。其术也,用之于天下,必量天下而与之;用之于国,必量国而与之;用之于家,必量家而与之;用之于身,必量身材能⑤气势而与之。大小进退,其用一也⑥。必先谋虑计定,而后行之以飞箝之术⑦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:世间没用永远的尊贵,也没有一定的法则。要用发展变化的眼光看世界。陶弘景注:“能仁为贵,故无常贵;立善为师,故无常师。”
②圣人常为,无不为;所听无不听:圣人常做的是无所不能做,常听的是无所不能听。
③与之为主:圣人于事必成,于谋必合,如此者与众立之,推以为主。或指各为其主。
④必有反忤:指智谋难以兼顾,不能同时忠于两方,必然会有矛盾抵触。反,背反;忤,抵触。
⑤材能,才质和能力。
⑥大小进退,其用一也:施用计谋,虽然有大小进退的差异,但其宗旨是一致的。陶弘景注:“用之者,谓反忤之术。量者,谓其事业有无。与,谓与之亲。凡行忤者,必称其事业所有而亲媚之,则暗主无从而觉,故得行其术也。所行之术,虽有大小进退之异,然而至于称事扬亲则一,故曰其用一也。”
⑦飞箝之术:察看对方言论是非,并加以钳制。陶弘景注:“将行反忤之术,必须先定计谋,然后行之,又用飞箝之术以弥缝之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世上没有永远的尊贵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法则。圣人常做的是无所不能做,常听的是无所不能听。要想事情成功,就要使计谋切合实际,处于主动的地位。一般来说,施行计谋难以同时兼顾,不能同时忠于敌对双方,必定会有相合、相离的情况出现。与此相合,必定与彼相离;与彼相离,必定与此相合。忤合术运用于天下,必须根据天下的具体情况,确定施行的谋略;运用于治理诸侯国,必须根据诸侯国的情况,确定施行的策略;运用于管理卿大夫之家,必须根据卿大夫之家的情况,确定具体的方法;运用于自身的人际交往,必须根据个人才能、气质和秉性,确定施行的方法。无论用之于家国还是个人,虽有大小之别,但进退的原则都是一致的。施行忤合术,必先设定切实的计谋,然后附之以“飞箝”之术,以弥补缝隙。
元芳,你怎么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