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箝


打印本页
如何做到任贤唯能,这对统治者来说是一个难题。贤能之士的使用关系到天下兴亡、国家兴衰。识人不易,用人尤难。通过观察人的言辞行为,进行排比分类,优缺点自然显露。通过人对于金钱美色的态度,在此基础上决定去留、任用。本篇讲述了征贤纳士的原则和方法,以及如何辨别人才的优劣贪廉。
飞,称颂,夸奖。箝,本指挟持,引申为牵制。所谓飞箝,是指先用言辞褒扬对方,令其有所显露,由此考察其才识,决定去留。陶弘景注:“取人之道,先作声誉,以飞扬之。彼必露情竭志而无隐,然后因其所好,牵持缄束,令不得转移。”作为一种说服辞令,飞箝可用之于天下、用之于国、用之于家、用之于人。根据不同对象采取不同方法,运用得当就能随意操纵他人,“可箝而纵,可箝而横”,“可引而反,可引而覆”。
飞,指放纵言辞,纵横跌宕。箝,指钳制,挟持。飞箝,有纵横开阖之意,指用言辞来牵引对方,使其有所显露,由此考察其才识,决定是去是留。《飞箝》篇:用之于人,则量智能,权材力,料气势,为之枢机。做到知人善用,关键在于衡量其才识、能力,以作取舍。作为统治者而言,如果不能有效鉴识人才,哪怕身边人才济济,也会视而不见。识别人才,可用钱财、玉石、美

〖查看详细〗

凡度权量能,所以征远来近。立势而制事,必先察同异之党,别是非之语,见内外之辞,知有无之数,决安危之计,定亲疏之事。然后乃权量之,其有隐括,乃可征,乃可求,乃可用。

运用人才,凡能做到权衡其优劣长短,就能招致远近人才为我所用。根据形势,制定赏罚措施,考察他们的异同之处,辨别言语的是非,了解其内心与言辞是否一致,弄清对方是否有自己需要的才识,进而决定事关安危的计谋,确定关系亲疏。做到这些,然后权衡度量,根据情况调整和修改,使之达到完善,最终做到征其人,求其谋,用其人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引钩箝之辞,飞而箝之。钩箝之语,其说辞也,乍同乍异。其不可善者,或先征之而后重累,或先重以累而后毁之。或以重累为毁,或以毁为重累。其用或称财货、琦玮、珠玉、璧帛、采色以事之,或量能立势以钩之,或伺候见涧而箝之,其事用抵巇。

借助对方所说的言辞,引诱对方说出实情,进而做到控制对方。这种用来游说他人,套取实情的“钩箝之辞”,要根据不同情况灵活运用。如果用了“钩箝之辞”也达不到目的,就要先征用其人,将其所谈相互连缀而得其条理。通过排列比较,就其所短而谤之。或者通过所谈言辞排列比较,使其短处自现。或者通过排列比较,发现其优点。以上所述,最终都是为了控制对方。那些通过考察并加以任用的人,有时还可用财物、宝石、美玉、丝帛和美女来试探,看其是否动心,或者衡量其才能高低、才识优劣,从而决定去留;或者抓住对方疏漏进而控制。控制对方要使用“抵巇”的方法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将欲用之于天下,必度权量能。见天时之盛衰,制地形之广狭,阻险之难易,人民货财之多少,诸侯之交孰亲孰疏、孰爱孰憎。心意之虑怀。审其意,知其所好恶,乃就说其所重,以飞箝之辞,钩其所好,以箝求之。

运用“飞箝”的方法来治理天下,则要权衡人才的优劣长短,善加运用。明察各种势力的兴亡盛衰,掌握山川地理形势,弄清险要地形是否宜于攻守,以及各国人口数量和经济状况,各诸侯国之间的亲疏爱憎。心中所虑以及心中所想,经过仔细审查,便知哪些为善、哪些为恶。了解这些,然后从对方最看重的事入手加以游说,运用“飞箝之辞”使其透露心中所好,进而对其加以控制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用之于人,则量智能、权财力、料气势,为之枢机以迎之随之,以箝和之,以意宜之,此飞箝之缀也。用之于人,则空往而实来。缀而不失,以究其辞。可箝而从,可箝而横;可引而东,可引而西;可引而南,可引而北;可引而反,可引而覆。虽覆能复,不失其度。

运用“飞箝”的方法游说他人,要衡量对方的智慧和才能,权衡对方的实力,估量对方的气势,这是至为关键的事。进而运用“飞箝”的方法迎合对方,顺从对方,从而控制对方,用对方的意图来宣传自己,这就是妙用“飞箝”以控制他人的手段。 运用“飞箝”的方法游说他人,实际上是用言辞来套取对方的实情。控制对方可以用合纵的方法,也可以用连横的策略;可以引对方向东,也可以引对方向西;可以引对方向南,也可以引对方向北;可以使对方从原路回去,也可以再引导他回来。当然,运用这种方法灵活恰当,即使对方有所反复,自己也可加以控制,使之恢复,这便是“飞箝”的准则。

〖查看详细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