抵巇


打印本页
抵巇,意思是弥补不足、堵塞漏洞。抵,抵御,防备。巇,本指缝隙,引申为矛盾、漏洞。祸患常起于细微,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要防患于未然,这是鬼谷子对我们的告诫。“物有自然,事有合离。”领略抵巇之道的人,会在矛盾的萌芽状态,做到审时度势,预测矛盾发展,抓住时机实施谋略,及时消除负面因素,成功处理问题,使矛盾迎刃而解。这就是“抵巇”。治国理政,为君做臣,皆当如此。
如何把握过去和将来,怎样真正了解现状?鬼谷子认为,现实生活中存在很多漏洞,如果不能深刻觉察,加以抵御和防备,就可能酿成大错,一谬千里,不可挽回。陶弘景注曰:“墙崩因隙,器壤因衅。而击实之,则墙器不败,若不可救,因而除之,更有所营置,人事亦由是也。”意思是说墙壁有了缝隙就会崩塌,器具有了裂纹就会碎裂。若是使之坚实,墙壁和器具就不会衰败,如果真到了不可补救的时候,就要趁机去除,然后加以更换,人事也是如此。
世间万物都有自身的法则和规律,聚合离散各有内在原因。注重考察人们的言行,以观测其内心;反顾过去以预测将来,就会近情可见,远事可知。谈到事物间的征验,扬子《法言》中说:君子之言,幽必有验乎明,远必有验乎近,大必有验乎小,微必有验乎著。无验而言之谓妄。君子言说必须有所验证,不能验证而言说,称为虚妄。扬子提出言必有验的主张,其中远必有验乎近

〖查看详细〗

物有自然,事有合离。有近而不可见,有远而可知。近而不可见者,不察其辞也;远而可知者,反往以验来也。巇者,罅也。罅者,涧也;涧者,成大隙也。巇始有眹,可抵而塞,可抵而却,可抵而息,可抵而匿,可抵而得,此谓抵巇之理也。

世间万物都有自身的法则和规律,任何事情或聚或离,皆有其内在原因。有些事发生在身边却不被察觉,有些事距离很遥远却能知道。发生在身边却不被察觉,是因为对眼前的事习以为常,没有足够的留心;距离很远却能知道,是因为善于反顾历史并预测未来。所谓“巇”,就是“罅隙”。小的裂痕会逐渐扩大,最终变得不可收拾。当裂痕开始出现的时候,会有一定的征兆。在裂痕刚出现时,可以通过“抵”使其闭塞,可以通过“抵”使其退回,可以通过“抵”使其停止,可以通过“抵”使其消失,可以通过“抵”而获取。以上就是“抵巇”的原则和方法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事之危也,圣人知之,独保其身。因化说事,通达计谋,以识细微。经起秋毫之末,挥之于太山之本。其施外,兆萌芽蘖之谋,皆由抵巇。抵巇之隙,为道术用。

当事情危急时,圣人会有所察觉,并做到保全自身。根据客观情况分析事情,通晓各种计谋,制定行之有效的方法。观察事物间的细微处,无一不是起于秋毫之末,渐次发展而动摇泰山的根本。圣人施展计谋,教给众人防患于未然的道理,是从堵塞缝隙这个道理而来。发现事物间的疏漏,并用“抵巇”的方法弥补,这是处理问题的根本方法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天下分错,上无明主,公侯无道德,则小人谗贼;贤人不用,圣人窜匿,贪利诈伪者作;君臣相惑,土崩瓦解而相伐射;父子离散,乖乱反目;是谓萌芽巇罅。 圣人见萌芽巇罅,则抵之以法。世可以治则抵而塞之,不可治则抵而得之。或抵如此,或抵如彼。或抵反之,或抵覆之。五帝之政,抵而塞之。三王之事,抵而得之。诸侯相抵,不可胜数。当此之时,能抵为右。

天下动乱不止,国无明主,那么公侯缺乏道德约束,就会任由小人谗言害人,贤能之臣不被任用,圣人逃离隐遁。贪婪狡诈之人兴风作浪,君臣上下互相猜疑,国家就会土崩瓦解,诸侯之间互相攻伐。父子离散,没有规则,反目成仇,以上这些,都是国家出现轻微裂痕的状况。 圣人看到这些萌生的轻微裂痕,则会想方设法加以弥补。假如国家还有治理的希望,就用“抵巇”法去堵塞;假如国家乱到不可治理时,就用“抵巇”法使其崩溃并取而代之。或者采取措施,以防形势恶化;或者任其崩溃,计划取代;或者加以治理,使其步入正轨;或者将其彻底取代。五帝当政,虽然也有动荡之时,但圣人出来堵塞弥补,仍可延续;三王之时,天下大乱,只能取代前世君主,获取天下。诸侯间互相征伐,互相取代,这样的事不可胜数。在动乱的时代,采取措施,善用抵巇,才是国家发展的上策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自天地之合离、终始,必有巇隙,不可不察也。察之以捭阖,能用此道,圣人也。圣人者,天地之使也。世无可抵,则深隐而待时;时有可抵,则为之谋。可以上合,可以检下。能因能循,为天地守神。

自天地产生以来,聚合、离散是常见的事,其中必然会产生缝隙,不可不加以细察。考察社会就要用“捭阖”的方法,能用这种方法的人,就是拥有智慧的圣人。所谓圣人,可以说是人世的主宰。如果世道混乱不可挽救,圣人就会远离是非,隐遁江湖以待时机;如果世道还可以挽救,圣人就会为国家筹划谋略。运用“抵巇”可以顺应形势治理乱世,也可以收拾残局以夺取天下。能够因循此道,方可稳居帝位,保有对天地神灵的奉祀。

〖查看详细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