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天地之合离、终始,必有巇隙,不可不察也。察之以捭阖,能用此道,圣人也。圣人者,天地之使也。世无可抵,则深隐而待时;时有可抵,则为之谋。可以上合,可以检下。能因能循,为天地守神。

【原文】
 
自天地之合离、终始,必有巇隙,不可不察也①。察之以捭阖,能用此道,圣人也②。圣人者,天地之使③也。世无可抵④,则深隐而待时;时有可抵,则为之谋。可以上合⑤,可以检下⑥。能因能循,为天地守神⑦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合离:分合。陶弘景注:“合离谓否泰,言天地之道。正观尚有否泰,为之巘隙,又况于人乎!故曰不可不察也。”
②“察之”句:陶弘景注:“捭阖亦否泰也。体大道以经人事者,圣人也。”
③天地之使:指圣人在天地间,成为国家的主宰。陶弘景注:“后天而奉天时,故曰天地之使也。”
④世无可抵:乱世之时,无可补救。
⑤上合:顺应时势治理乱世。
⑥检下:收拾乱局使天下归我所有。陶弘景注:“上合谓抵而塞之,助时为治;检下谓抵而得之,束手归己也。”
⑦为天地守神:守神,祭祀神灵。本句可理解为维持国家纲纪。陶弘景注:“言能因循此道,则大宝之位可居,故能为天地守其神祀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自天地产生以来,聚合、离散是常见的事,其中必然会产生缝隙,不可不加以细察。考察社会就要用“捭阖”的方法,能用这种方法的人,就是拥有智慧的圣人。所谓圣人,可以说是人世的主宰。如果世道混乱不可挽救,圣人就会远离是非,隐遁江湖以待时机;如果世道还可以挽救,圣人就会为国家筹划谋略。运用“抵巇”可以顺应形势治理乱世,也可以收拾残局以夺取天下。能够因循此道,方可稳居帝位,保有对天地神灵的奉祀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