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动者必随,唱者必和;挠其一指,观其余次;动变见形,无能间者。审于唱和,以间见间,动变明而威可分。将欲动变,必先养志,伏意以视间。知其固实者,自养也,让己者,养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为之形势。

【原文】
 
故动者必随,唱者必和;挠①其一指,观其余次;动变见形,无能间者。审于唱和,以间见间②,动变明而威可分。将欲动变,必先养志,伏意以视间③。知其固实④者,自养也,让己者,养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为之形势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挠:弯曲。陶弘景注:“言威分势震物犹风,故能动必有随、唱必有和。但挠其指,以名呼之,则群物毕至。然后徐徐以次观其余众,犹性安之,各令得所,于是风以动之,变以化之,犹泥之在钧,群器之形自见,如此则天下乐推而不厌,谁能间之也。”
②以间见间:用间谍来对付间谍。陶弘景注:“言审识唱和之理,故能有间必知,我既知间,亦既见间即能间,故能明于动变,而威可分者。”
③视间:中间,引申为间隙。
④固实:固守之处。陶弘景注:“谓自知志意固实者,此可以自养也;能行礼让于己者,乃可以养人也。如此则神存于内,兵亡于外,乃可为之形势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所以,将要行动必定有所相随,将要吟唱必定有所应和。歪曲对方的一个指头,就能看清其他指头的情况。掌握了情况的变动,就能看到端倪,就不会被人离间。研究对方的唱和举动加以详察,以发现其间隙,明确其变化规律,就可以发挥威势了。若要运动变化,就一定要培养心志,隐藏真实意愿就能发现对方的间隙。知道对方的固守之处,进一步培养自己。有时候退让,是为了驯养他人。所以精神存于内心,兵患也能消除,最后达到控制局势的目的。
元芳,你怎么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