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揵


打印本页
所谓“内揵”,指内心清静不为外物所惑,出入自由。揵者,持之令固也。志趣是否相投,感情是否相洽,游说时机是否恰当,这些是维持人际关系的重点。游说他人时,运用内揵法,要注重言辞的使用和增减。舍近而求远,欲速则不达,这是古今常理。
为君时如何保全君位,为臣时如何尽职尽责,怎样处理君臣关系?本篇所提君臣之道是为了治国安邦,只要君主清醒明智,善于纳谏,臣子进谏及时,进退有道,君臣之间就能保持良好的互动。战国时,智谋之士周游列国,或位列卿相,或高车驷马。而平庸者或志大才疏者终不成事。机警灵活者,往往能打动各诸侯王,成就事业。“上下之交,必内情相得,然后结固而不离。”或动之以情,或晓之以理,不外“情理”二字。以“情”为核心,以“德”为辅佐,以“谋”为变通,这是鬼谷子的交际之道。现代人际交往,亦可借鉴内揵法,创造和谐的环境。
《内揵篇》的主旨所在,是为人们提供一些君臣相处之道。为君的明鉴清醒,纳言不苟,做臣的进谏及时,进退有序,君臣之间就能和谐相处。君臣关系的亲疏好坏,关键在于感情是否相合,志趣是否相投。 1.思维敏捷,随机应变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,陪伴君王随时有杀身之祸,因为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,又经常喜怒无常,君威难测。关系好就会平步青云,关系不好就会惹来

〖查看详细〗

君臣上下之事,有远而亲,近而疏,就之不用,去之反求。日进前而不御,遥闻声而相思。事皆有内揵,素结本始。或结以道德,或结以党友,或结以财货,或结以采色。用其意,欲入则入,欲出则出;欲亲则亲,欲疏则疏;欲就则就,欲去则去;欲求则求,欲思则思。若蚨母之从子也,出无间,入无朕,独往独来,莫之能止。

君臣上下之间的关系,有的距离远却很亲密,有的距离近却很疏远。有的在身边却不被任用,有的离任后反而被征召。每天在君主身边的却不被重用,相距遥远者却铭记于心。所有这些,都受制于内心的情感,以及平时的交往。有的人依靠德行结交君主,有的人依靠志趣相投成为朋友。有的依靠财物,有的采用美色。运用以上方法,臣子就可以做到出入自由,亲疏有别,离就有道,或被征召,或被怀念。就像青蚨任其子出入洞穴,来往之时不留间隙,没有痕迹,也就没有人能够阻止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内者,进说辞也;揵者,揵所谋也。故远而亲者,有阴德也;近而疏者,志不合也;就而不用者,策不得也;去而反求者,事中来也;日进前而不御者,施不合也。遥闻声而相思者,合于谋待决事也。故曰:不见其类而为之者,见逆。不得其情而说之者,见非。得其情乃制其术,此用可出可入,可揵可开。

所谓“内”,就是进献说辞。所谓“揵”,就是固守谋略。所以说,与君主距离很远却被亲近的,是因为暗中能够与君主心意相通;与君主距离很近却被疏远的,是因为与君主志趣不合。投奔君主却得不到重用的,是因为他们所献计策得不到君主的欣赏;离开之后反而被君主再次召回的,是因为他的计策被后来的现实证明是可行的、合乎君意的。每天都在君主面前活动却不被重用的,是因为他的计谋不符合君主的心意;相隔遥远却被君主挂念的,是因为他的计谋与君主暗合,君主正等待他前来决断大事。所以说,没有得到君主的信任,就进献计策的人,必然会遭遇排斥;在不了解君主心意的情况下就随便去游说,必然遭到否定。因此只有充分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,才能够把握住内揵的方法,如此运用这种方法,就可以出也可以入,可以开启也可以固守了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故圣人立事,以此先知而揵万物,由夫道德、仁义、礼乐、忠信、计谋。先取《诗》《书》,混说损益,议论去就。欲合者用内,欲去者用外。外内者,必明道数,揣策来事,见疑决之,策无失计,立功建德。治民入产业,曰揵而内合。

所以,圣人建立功业就是使用这个方法,由此把握实情控制事物。君臣之间有了情意,才能施展政治理想,推行道德仁、义、礼、乐、忠、信计谋以教化民众,进献治理国家的谋略。向君主进言,引用《诗经》和《尚书》来验证观点,根据实情言辞增减,权衡利弊决定去留。想接近君主就要打动其内心,想要离去就不必讲究情谊了。懂得了有情和无情的分别,揣测将来要采用的方法,及时发现可疑之处并作出决断。制定谋略保证没有失误,就可以取得成功。管理百姓,使他们从事生产,叫作内部安定,团结一致。

〖查看详细〗

上暗不治,下乱不寤,揵而反之。内自得而外不留说而飞之。若命自来,迎而御之。若欲去之,因危与之。环转因化,莫知所为,退为大仪。

如果君主昏聩无道,臣子愚昧不明事理,这叫做计谋与内情不合。君主自鸣得意,对外不采纳正确意见,那就用恭维赞扬的话使他有所改变。如果君主征召,就要迎合诏命侍奉君主。如果君主不想接纳进言,甚至会给自己带来危险,那么言辞之间,就要像圆环一样灵活转换,不让别人知道有所作为,这样才能保全自己,是全身而退的原则。

〖查看详细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