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者,进说辞也;揵者,揵所谋也。故远而亲者,有阴德也;近而疏者,志不合也;就而不用者,策不得也;去而反求者,事中来也;日进前而不御者,施不合也。遥闻声而相思者,合于谋待决事也。故曰:不见其类而为之者,见逆。不得其情而说之者,见非。得其情乃制其术,此用可出可入,可揵可开。

【原文】
 
内者,进说辞也;揵者,揵所谋也①。故远而亲者,有阴德②也;近而疏者,志不合也;就而不用者,策不得也;去而反求者,事中来也;日进前而不御者,施不合也。遥闻声而相思者,合于谋待决事③也。故曰:不见其类而为之者,见逆④。不得其情而说之者,见非⑤。得其情乃制其术⑥,此用可出可入,可揵可开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所谋:如何用计谋来打通阻塞。
②阴德:暗中相德,即心意暗合。
③决事:指参与决断国家大事。
④见逆:被排斥。
⑤见非:被否定。
⑥术:方法,手段。
 
【译文】
 
所谓“内”,就是进献说辞。所谓“揵”,就是固守谋略。所以说,与君主距离很远却被亲近的,是因为暗中能够与君主心意相通;与君主距离很近却被疏远的,是因为与君主志趣不合。投奔君主却得不到重用的,是因为他们所献计策得不到君主的欣赏;离开之后反而被君主再次召回的,是因为他的计策被后来的现实证明是可行的、合乎君意的。每天都在君主面前活动却不被重用的,是因为他的计谋不符合君主的心意;相隔遥远却被君主挂念的,是因为他的计谋与君主暗合,君主正等待他前来决断大事。所以说,没有得到君主的信任,就进献计策的人,必然会遭遇排斥;在不了解君主心意的情况下就随便去游说,必然遭到否定。因此只有充分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,才能够把握住内揵的方法,如此运用这种方法,就可以出也可以入,可以开启也可以固守了。
元芳,你怎么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