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曰:辞言五:曰病、曰怨、曰忧、曰怒、曰喜。故曰:病者,感衰气而不神也;怨者,肠绝而无主也;忧者,闭塞而不泄也;怒者,妄动而不治也;喜者,宣散而无要也。此五者,精则用之,利则行之。 故与智者言,依于博;与拙者言,依于辩;与辩者言,依于要;与贵者言,依于势;与富者言,依于高;与贫者言,依于利;与贱者言,依于谦;与勇者言,依于敢;与过者言,依于锐,此其术也,而人常反之。 是故与智者言,将此以明之;与不智者言,将此以教之,而甚难为也。故言多类,事多变。故终日言,不失其类而事不乱。终日变而不失其主,故智贵不妄,听贵聪,智贵明,辞贵奇。

【原文】
 
故曰:辞言①五:曰病、曰怨、曰忧、曰怒、曰喜。故曰:病者,感衰气而不神也;怨者,肠绝而无主也;忧者,闭塞而不泄也;怒者,妄动而不治也;喜者,宣散而无要也。此五者,精则用之,利则行之。
 
故与智者言,依于博②;与拙者言,依于辩;与辩者言,依于要;与贵者言,依于势;与富者言,依于高③;与贫者言,依于利;与贱者言,依于谦;与勇者言,依于敢④;与过者言,依于锐,此其术也,而人常反之。
 
是故与智者言,将此以明之;与不智者言,将此以教之,而甚难为也。故言多类,事多变。故终日言,不失其类而事不乱。终日变而不失其主,故智贵不妄,听贵聪,智贵明,辞贵奇⑤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辞言:辩论之言。
②博:渊博。
③高:尊敬,看重。
④敢:果敢。
⑤听贵聪,智贵明,辞贵奇:听觉灵敏则真伪不乱,智慧明晰则辨别可否,言辞巧妙则分辨是非。陶弘景注:“听聪则真伪不乱,知明则可否自分,辞奇则是非有证,三者能行则功成事立,故须贵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所以与人辩论需要注意五种情况:病、怨、忧、怒、喜。病,指中气衰竭,没有精神;怨,指肝肠寸断,心神无主;忧,指心情忧戚,不能与人交流;怒,指行事冲动,语无伦次;喜,指夸夸其谈,注意力分散,抓不住要领。这五种情况,精通它才可以很好运用,对自己有利才能行动。
 
所以和智慧的人说话,要靠渊博的知识;和笨拙的人说话,要能言善辩;和能言善辩的人说话,要善于抓住要点。和高贵的人说话,要有宏达的气势;和富人说话,要用尊敬的态度;和穷人说话,要从利益方面入手;和卑贱者说话,要态度谦和;和勇敢者说话,要果敢有力;和愚蠢者说话,要言辞锐利。这些游说他人的方法,一般人的做法常常与之相反。
 
所以和智慧的人讲话,可以使他明白这些道理;和愚蠢的人讲话,把这些道理教给他,也是很难做到的。所以,论说有多种方法,事情也会千变万化。明白这个道理,整日谈论也不会偏离主题,能做到有条不紊。事情不断变化,也不会失其变化的根本。所以智慧重在不妄动,听话贵在听清楚,智慧贵在明辨事理,言谈贵在变幻莫测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