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计国事者,则当审量权;说人主,则当审揣情。谋虑情欲,必出于此。乃可贵,乃可贱;乃可重,乃可轻;乃可利,乃可害;乃可成,乃可败。其数一也。故虽有先王之道、圣智之谋,非揣情隐匿无所索之。此谋之大本也,而说之法也。 常有事于人,人莫能先,先事而生,此最难为。故曰揣情最难守司。言必时有谋虑。故观蜎飞蠕动,无不有利害,可以生事变。生事者,几之势也。此揣情饰言成文章,而后论之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故计国事者①,则当审量权;说人主②,则当审揣情。谋虑情欲,必出于此。乃可贵,乃可贱;乃可重,乃可轻;乃可利,乃可害;乃可成,乃可败。其数一也③。故虽有先王之道、圣智之谋,非揣情隐匿无所索之。此谋之大本也,而说之法也。
 
常有事于人,人莫能先,先事而生④,此最难为。故曰揣情最难守司⑤。言必时有谋虑。故观蜎飞蠕动⑥,无不有利害,可以生事变⑦。生事者,几之势⑧也。此揣情饰言成文章,而后论之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计国事者:谋划国家大事的人。
②人主:君主。陶弘景注:“审权量,则国事可计;审揣情,则人主可说。至于谋虑情欲,皆揣而后行,故曰谋虑情欲,必出于此也。”
③其数一也:其中道理相同。指谋士的富贵荣华或贫贱失意,都由其揣情之术是否精当独到而决定。
④先事而生:指以谋为先,做到决策在前,行事在后。策略谋划在前,则事情易于成功;毫无计划,莽撞行事,只会到处碰壁。陶弘景注:“挟揣情之术者,必包独见之明,故有事于人,人莫能先也。又能穷几尽变,故先事而至,自非体玄极妙,则莫能为此矣。故曰此难为者也。”
⑤揣情最难守司:揣测人情最难掌握。陶弘景注:“人情险于山川,难于知天。今欲揣度而守司之,不亦难乎!故曰揣情最难守司。谋虑出于人情,必当知其时节。此其所以最难也。”
⑥蜎飞蠕动:泛指昆虫类的运动轨迹,或快速飞行或缓慢蠕动。
⑦生事变:发生事态的变化。“变”一作“美”,据学者考证应为“变”。俞樾《读书余录》:“美当作变,言蜎飞蠕动之虫,无不有利害可以生事变也。变、美形近而误。”陶弘景注:“蜎飞蠕动,微虫耳,亦犹怀利害之心,故顺之则喜悦,逆之则勃怒,况于人乎!况于鬼神乎!是以利害者,理所不能无;顺逆者事之所必行。然则顺之招利,逆之致害,理之常也。”
⑧几之势:细微的态势。
 
【译文】
 
所以,要谋划国家大事的人,就要权衡利弊得失;游说人主的谋士,就要揣摩其内心实情。策划谋略或考察情欲,必然要以此为出发点。运用揣情术,可以尊贵,可以贫贱;可以权重,可以卑微;可以获利,可以受损;可以成功,可以失败;其间的道理相通。所以,即使拥有先王的德行,圣人的智谋,不懂“揣情”之术,就不会得到隐藏内心的实情。这些是制定谋略的根本,是游说他人的重要方法。
 
游说之士把这些方法用之于人,人们是难以预先察觉的。能够谋略在先,行事在后,这是难以做到的。所以“揣情”术不好掌握,游说他人必要深思熟虑方可行动。蚊虫或快速飞行或缓慢蠕动,其中无不有利害关系,因此才衍生出各种事端变化。事情一旦来临,便会有细微的征兆。这就是“揣情”要求人们修饰言辞加以表达,然后以此与人论说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