捭阖之道,以阴阳试之。故与阳言者,依崇高;与阴言者,依卑小。以下求小,以高求大。由此言之,无所不出,无所不入,无所不可。可以说人,可以说家,可以说国,可以说天下。为小无内,为大无外。益损、去就、倍反,皆以阴阳御其事。

【原文】
 
捭阖之道,以阴阳试之①。故与阳言者,依崇高②;与阴言者,依卑小。以下求小,以高求大。由此言之,无所不出,无所不入,无所不可。可以说人,可以说家,可以说国,可以说天下。为小无内,为大无外③。益损、去就、倍反④,皆以阴阳御其事。
 
【注释】
 
①捭阖之道,以阴阳之道试之:或拨动之,或闭合之,以阴阳之道试探,便可获知实情。
 
②与阳言者依崇高:与情之阳者,便谈论崇高的理想。不然则相反。陶弘景注:“谓与情阳者言,高以引之;与情阴者言,卑以引之。”
 
③为小无内,为大无外:指纵横之道,能大能小,能屈能伸。陶弘景注:“尽阴则无内,尽阳则无外。”
 
④倍反:背叛或复归。陶弘景注:“以道相成曰益,以事相贼曰损;义乖曰去,志同曰就;去而遂绝曰倍,去而复来曰反。凡此不出阴阳之情,故曰:皆以阴阳御其事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所谓捭阖之道,就是从阴阳两面的言辞来试探对方实情。因此,游说磊落光明的人,要依照崇高的原则;游说阴险狡诈的人,要依照卑下的原则。以下求小,用高求大。由此而发,则没有什么不能出入,没有什么不可完成。用捭阖之道可以游说于人,可以游说于家,可以游说于诸侯,可以游说于天下。做小事不能只注重内部,做大事不能只注重外部。所有的增益和损害,所有的离开和靠拢,所有的背叛和依附,都可以通过阴阳之道来驾驭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